首页 / 历史名人 / 正文

一代文豪冯梦龙,曾在宁德这里当“一把手”

作者:- 来源:观八闽 2023-08-08 15:29:24

他,平生创作超3000万字,毛泽东晚年对他写的书爱不释手;

他,一辈子没考上举人,编写的科举教材却颇受欢迎;

他,61岁赴福建任职,380多年后治地人民仍在纪念他。

他就是一代文豪冯梦龙

鲜为人知的是

他还当过官

而且是个泽被后世的好官

寿宁县冯梦龙纪念馆中的冯梦龙塑像。人民网黄东仪摄

一辈子没考上举人

冯梦龙(1574-1646),明末苏州府(今江苏苏州)人,18岁前考中秀才,但一辈子没考上举人。

为了举人身份,《儒林外史》中的范进连考34年,这在当时绝非个例。

从翩翩少年等到退休年纪,出于对补贴家用的考虑,也出于自身难抑的才华,冯梦龙广泛收集民间歌谣、戏曲、传说故事等加以整理润色,以此为基础进行创作。

目前已知冯梦龙作品总字数超3000万字,按每日创作3000字计算,需一天不落地写上30年。

寿宁县冯梦龙纪念馆收藏的《冯梦龙全集》。人民网 黄东仪摄

他最著名的作品是“三言二拍”中的“三言”(白话短篇小说集《喻世明言》《警世通言》《醒世恒言》的总称),《白娘子永镇雷峰塔》《唐解元一笑姻缘》《俞伯牙摔琴谢知音》等今人耳熟能详的故事就出自其中。

毛泽东晚年爱读并留下大量批语的《智囊》一书也是冯梦龙创作的。该书是围绕“以智取胜”这一主题编写的历史人物故事集。中国档案出版社曾将毛泽东阅读过的《智囊》影印出版,即《毛泽东评点<智囊>》一书。

“花甲县令”

从小接受正统士人教育、怀有“为生民立命”理想的冯梦龙或许会认同这句话:不当官、不为一方百姓造福的人生是不完整的。

始终考不上举人,冯梦龙五十多岁补了个贡生(经考选升入京师国子监读书)身份,拿到资格当了个小官——丹徒训导(相当于今江苏镇江的教育局副局长)。四年后,升任寿宁(今属福建宁德)知县。

离开繁华的“姑苏天堂”,进入“山高水寒”的寿宁,路又远又难走。寿宁坐落于深山中,地少、库空、人穷。此外,之前十五任寿宁知县,只有两人在任期结束后得到提拔,且这两人都有举人身份。

可冯梦龙欣然前往,此时他已61岁,被寿宁人尊称为“花甲县令”。

寿宁四面环山。图片来源:《寿宁待志注译》

鬼窟”不再来,还民以平安

寿宁县城外北面有个叫“鬼窟”的地方,几十年前倭寇屠城,百姓在此躲避,被敌人全杀了。当地人惧怕游魂,后来甚至把县城北门都给封了。

冯梦龙听闻心痛不已,遂谋划起县城的防务。

崇祯年间的寿宁人口约一万两千,“东南相距不半里”。县城的形状像锅底,一条大溪横贯全城。

县城城墙几十年前被入侵的倭寇毁坏了,到冯梦龙来的时候还没有修好。晚上老虎从周边森林里跑来叼走百姓的牛羊。

冯梦龙拉着本县各官员捐钱,没有钱的捐物,终于把城墙倒塌的地方修补好了。

寿宁本有“三关十六隘”,是周边地势最险要处,既是交通要地,也是军事要塞,此时都已破败无人看守。倘若倭寇再度进犯,连个报信的人都没有。

冯梦龙想方设法恢复了这些关隘的防务,让屠城的悲剧不再上演。

冯梦龙还安排在城东大溪上拦了道石坝。“东坝”拦水所形成的大水潭能对来犯之敌起到抵御作用,此外还有灌溉、防火、洗衣等便民功能,沿用至今。

冯梦龙主持修建的东坝。图片来源:寿宁县人民政府

手中有粮,心中不慌

明末,朝廷各种名目的“加派”征税层出不穷,为赶上征收进度,县库东挪西凑,把防灾储备粮变卖来补足税款。冯梦龙来的时候,县仓几近空虚。

况且寿宁交通不便,一旦遇到灾年,很难从外地快速调来粮食,很容易让百姓陷入等死的境地。

冯梦龙必须把粮食储备重新抓起来。

常规“发银换谷”的方法有很多漏洞:官府先给粮户发银,可后续该由粮户输粮到库的时候,收了贿赂的衙役却想尽方法帮粮户逃脱。

于是换用前任知县戴镗发明的“贮银输谷”的办法:每年征税时,设定一定以粮抵税的额度,百姓交了粮,就可以自动少交税了。

此法很奏效。虽然县库的银子还是紧巴巴的,可县仓里终于年年有余粮了。

社仓旧址。图片来源:寿宁县冯梦龙纪念馆

扭改学风,亲自抓教育

冯梦龙考不上举人,很大部分原因是他在创作时并不避讳凡人的情感与喜乐。这让他成了正经文人鄙视的对象。

但其实他本人经学功底极好,著有《四书指月》等科举教科书,听他讲学的人无不叹服。提携他担任寿宁知县的巡抚祁彪佳就对他的才华极为钦佩。

在寿宁,冯梦龙看着年久失修的学宫、数量可怜的藏书和本地人考上秀才就满足的态度,立志要扭转学风。专项经费不够,他自己添钱修缮学宫,之后每月拿自己编写的教材为学生亲自上一堂课。

在冯梦龙到来前,寿宁175年没出过一个举人,进士更是建县以来从未有过。冯梦龙的一番举措让“士欣欣渐有进取之志”,后来他的得意门生叶有挺成为寿宁建县以来的第一位进士。

冯梦龙修缮学宫。图片来源:寿宁县冯梦龙纪念馆

和“溺女”陋习作斗争

崇祯四年,全寿宁共有男孩3400人、女孩1921人,而成年男女数量大致相当。三年后,冯梦龙来到寿宁,找到了女孩数量明显偏少的原因。

艰苦的生活条件下,当地重男轻女,生下的女儿多不肯留养,即时淹死或抛弃路旁。

冯梦龙张贴告示,痛陈事理:“为父者你自想,若不收女,你妻从何而来?为母者你自想,若不收女,你身从何而活?况且生男未必孝顺,生女未必忤逆。若是有家的,收养此女,何损家财?若是无家的,收养此女,到八九岁过继人家,也值银数两,不曾负你怀抱之恩。”

并规定罚溺女、奖举报、赏领养,成功遏止了这一陋习。

《禁溺女告示》。人民网黄东仪摄

冯梦龙在寿宁期间,以第一人称将他在任上的所见所感记录下来,编成方志《寿宁待志》。这是对冯梦龙在寿宁县为官四载最生动、最直接的记录。

如今的寿宁,有梦龙街、梦龙广场、梦龙天池……当地百姓以这样的方式纪念他,就仿佛三百多年前那位一心为民的“花甲县令”从未真正远去。

位于寿宁南山之巅的冯梦龙塑像。图片来源:寿宁县融媒体中心

<script charset="UTF-8" id="LA_COLLECT" src="//sdk.51.la/js-sdk-pro.min.js"></script> <script>LA.init({id:"Jitj3V0abALAa7hk",ck:"Jitj3V0abALAa7hk"})</script>